拔觀

文/怪熊 怪熊小編非常害怕燒燙傷。追究記憶,恐懼似乎跟兩個場景連在一起,一是沒幾歲的時候展開雙臂,在阿嬤家外的巷子奔跑,手掌貼上高我三、四顆頭的金爐,當場大哭。另一也是在阿嬤家,一個人,轉台轉到當時一支廣告「被火紋身的小孩」,幽靈似的童音唱著「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好起來/我是被火紋身的小孩」,畫面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