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立青 工地現場工程師有些生活是很值得回味的,例如「虧檳榔」。 「虧檳榔」是工地的獨門文化:找檳榔西施搭訕。這有幾個原因。 剛入行時年紀輕。年輕貌美又可愛的檳榔西施永遠是工地的話題,但由於大多數吃檳榔的師傅們年歲都長,並不會真的去檳榔攤虧妹,因此,會「慫恿」我這樣的單身廢柴工程師前去。工地現場的師傅無論是什麼出身,都會以這樣的方式表示關心和親近。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蔡仁譯;作品提供/小子 ➨➨上集回顧:【黃子欽的設計嘴,泡】我的工作就是要把正拳變壁咚──與設計師小子對談(一) 手工做稿有數位無法達到的溫度 我記得你以前做高雄電影節的一個作品,也是掃瞄寶特瓶。讓我想到曾經有個設計師喜歡掃描東西,掃描各種玻璃、寶特瓶,用掃描方式去捕捉那個素材,再進入平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