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Ken 撰文/楊芷菡 乱彈阿翔略帶沙啞的嗓音,有一種滄桑感。「聽到讓人感動的歌,耳朵會把悸動的感覺傳達到皮膚,如果起雞皮疙瘩,就知道做這件事是對的。」提及阿翔,Ken 顯得特別地興奮。離開樂團獨立十年之後,阿翔摘得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獎,對於一件事的堅持與熱衷,儼然就是 Ken 的標竿。 Ken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