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歐普拉‧溫芙蕾(Oprah Winfrey) 譯/沈維君 就在我準備要舉白旗投降,大喊:「就這樣!我一個字都生不出來!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往往就會發現自己在蹓狗、泡茶或泡澡時,突然間不知打哪兒來的、如水晶般清明的瞬間,帶我回到深植於腦海中、內心深處與直覺裡的某個想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