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雨就是這樣落下,落在盛滿憂鬱的軀體上

文/羅毓嘉 乘上一班低底盤公車,最後面的座位面向車尾。是個天色明媚清朗的午后,熟悉的街景搖搖擺擺,彷彿一路提點我正與什麼錯身,彷彿,我以前所不及記住的,現在也無法抓住它們。 那是時間。只是我這會兒可以凝視再久一些。一些就好了。 也是這天稍早一些的時候,白天的文湖線,列車經過玻璃帷幕大廈,彷彿映出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