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我們有把復仇權利交給國家嗎?

有種支持死刑的說法認為,在建立國家之時,就如同我們交出了暴力、偷竊等權利一樣,我們把復仇的權利讓渡給國家,因此國家不但有權利替被殺的人復仇,也有義務這樣做,否則就是辜負當初對我們的承諾。以下我試圖展開這種說法,並說明它可能有哪些問題。 我們放棄的那些權利,現在全都在國家手上嗎? 有些人對國家的想像是…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雞蛋糕腦闆的暑假書單:2018

暑假想念點哲學,過去一年有哪些新書出版?這篇文章推薦我覺得有趣的書,我把它們分類整理,有興趣進行系統閱讀的人可以參考。 如何過好生活? 讓我們從感覺比較輕鬆但你其實無法逃避的課題開始:怎樣過生活比較好。 在《別因渴望你沒有的,糟蹋了你已經擁有的》裡,紐約市立學院的哲學家皮戈里奇(Massimo 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