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犢玫瑰 台灣是缺水國,做為一個沒有鄰居的國家,好消息是沒人會跟我們搶水,壞消息是一旦缺水,沒有任何人會伸出援手。 如今這個年頭,面對「缺水問題」的台灣,我們不去計較造成水庫乾涸的主因,卻轉求荒誕的祈雨儀式?那些隱藏深處的關鍵點硬是被人們忽略,單單靠心智力量對抗缺水的台灣,還不認真深究水庫的容量、供給和淤塞問題,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肯痛定思痛,醒覺過來? 完整文章
文/陳培瑜 原刊載於陳培瑜Facebook,已獲授權轉載 近來,開始限水。我住的地方用的是翡翠水庫的水,雖然短期內還不受影響,但要省著用水早就已經是在注意著的事情。 之前看過一部紀錄片,片中提及每天有 3 萬 5,000 人死於水源危機,在非洲有三分之二的人口缺乏飲用水;而美國有百分之七十的人口,面臨乾旱及地下水污染的問題。孟加拉有 1 億 6,000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