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考試結束的這陣子,《國語日報》上天天都有關於考試的新聞。平常很喜歡寫東寫西的小狗哥哥其實很不喜歡看到關於考試的新聞,他覺得一直討論考試方式的事情實在很無聊,他寧可多跟福爾摩斯相處一下,比較開心。但是某天放學後他一看到我就問:「為什麼我有好多同學在補習寫作文?要怎麼教啊?不會很奇怪嗎?我覺得我的同學好可憐,什麼都要補⋯⋯為什麼?」 完整文章
本文轉自黃哲斌臉書,經作者本人同意轉載 春節期間,我家四口照例不遠遊,除了吃睡、回丈母娘家、爬爬郊山,此外就是窩在家裡,啃啃年前像花栗鼠一樣,囤積下來的書堆,至今還沒啃完。 昨天到週末,是每年一度的台北書展,雖然,今年承辦單位捅了一個很糟糕的錯誤;然而,還是推薦大家有空去逛逛。 尤其,出版人譚光磊再次提醒,台灣的出版市場一點都不小,問題其實出在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