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羅毓嘉 他總是來台北找我吃晚餐。 即使是長週末,情人的週末也抵不過三、四頓晚餐,我們見面時刻又多數是在落日之後,他問,要不要先哪兒喝一杯。或者他說,要從機場帶瓶紅酒嗎?每當他選擇用餐地點,吃來吃去總是那幾家。無論港島,台北,或者世界其他城市。爐端燒總是銅鑼灣澳門逸園中心那家,麻辣鍋往信義路去,台菜呢,則更不脫是永康街的選擇了。少許有時他也偏好美式餐廳,法國菜,義大利餐。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午后微雨,帶著古意的日式庭園,一群人正忙著戴上剛領到的導覽耳機。 「這裡是洋和混合的風格,所以會看到百葉窗加上雨淋板的組合;」導覽員領著大家走向庭園的後側,「這裡原來還有個水池,現在已經被填起來了。水池不是用來游泳的,它可以蓄水防火,還可以當成天然的冰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