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巴斯卡.胡特爾(Pascal Ruter) 我的祖父拿破崙在八十五歲那年下定決心徹底改變人生。於是,他帶著我的祖母約瑟芬[1]上了法庭。既然她從來都不知道如何拒絕他,於是她任憑祖父這麼做。 他們在秋季的第一天離婚了。 「我想重新展開新的人生,」他對負責審判的法官說。 「您有權這麼做,」法官回答。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