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倒回時間夾縫,再度拾起遺忘──談《今昔百鬼拾遺──河童》

自從2012年的外傳短篇集《百鬼夜行──陽》以後,喜愛京極夏彥「百鬼夜行」系列的讀者們便陷入了漫長的等待期,一直到2019年4月,京極才又推出全新的外傳系列「今昔百鬼拾遺」,並且以連續三個月由不同出版社發行一本的方式,就這麼一口氣推出了《今昔百鬼拾遺──鬼》、《今昔百鬼拾遺──河童》與《今昔百鬼拾遺…

1830年,一隻被捉住的河童在契約書上按下了手印, 保證不再傷害任何動物與人…..

文/讓.巴普蒂斯特.德.帕納菲厄 因紐特人認為白熊基本就是人,因為,與人類一樣,牠們以海豹為食且能直立行走。殺死一隻白熊時,獵人們同時會送牠一些禮物,比如一根魚叉、一些肉或者鞋子,以此來驅散仇恨。在他們的民間故事與神話中,人會變身為熊,熊則會變身為人。比利牛斯山地區、北美地區、喜馬拉雅山地區,總之只…

因為逃避人類而走進動物園;因為走進動物園再度與人連結──何曼莊的《大動物園》與動物書單

文、攝影/陳心怡 大概沒什麼作家會在出書兩年後才舉辦「新書」座談,何曼莊是例外。 2014年出版的《大動物園》是何曼莊從亞洲一路遊歷到歐洲再到大陸造訪逾二十座動物園的紀錄。如果以為這些文章會像團團圓圓、國王企鵝或是無尾熊那般可愛討喜,恐怕是要失望的──當時數家大陸出版社耳聞何曼莊要出版《大動物園》,…

沒有別人能寫出這樣的故事──楊照談芥川龍之介

文/犁客 「我讀經典的理由非常簡單,」楊照道,「因為沒別的人寫得出那樣的東西。」 「經典」代表經過時光淘洗之後仍能留存、價值仍然閃亮的作品,但依附其上的卻常常只有沉重或難以進入之類的刻板印象。對楊照而言,經典並不見得難以進入,不過經典內裡蘊含的豐富層次,在初讀之際可能不見得能完全領會。 也就是說,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