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我讀經典的理由非常簡單,」楊照道,「因為沒別的人寫得出那樣的東西。」 「經典」代表經過時光淘洗之後仍能留存、價值仍然閃亮的作品,但依附其上的卻常常只有沉重或難以進入之類的刻板印象。對楊照而言,經典並不見得難以進入,不過經典內裡蘊含的豐富層次,在初讀之際可能不見得能完全領會。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