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國家隨時有可能背叛你——專訪《公民不盲從》編者法律白話文李柏翰

文/愛麗絲 「要說真心話對吧?」法律白話文運動(Plain Law Movement)資深編輯李柏翰笑著回憶,起初自己讀法律不過是因成績、排名和想離開家裡的考量,大學時對財法相關科目也提不起興趣,「當時總覺得法律是一套,現實社會與權力政治又是另一套。」 學法律以學原則為起點,除了熟讀法律原則,還得花…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知識普及」簡化知識該怎麼辦?以及其他眉角

十幾年來,更多人從事知識普及工作,他們介紹學術或產業的專業內容給一般大眾,並以此賺外快甚至謀生。在過去,這只有出版社、電台、電視台能做到,網路的興起,讓個人成為可行的普及單位:只要有能上網的電腦,你就可以寫文章,如果你想用影片呈現,也總是有買得起的軟硬體。 以上述標準,市面上的知識普及工作者各式各樣…

法律立的不好,被批判的卻是法官──《博恩夜夜秀》沒頂到的那個點

文/楊貴智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看完《博恩夜夜秀》後,其中討論「公然侮辱除罪化」的段落讓人有種不夠深入、頂不到點的感覺,有種不夠暢快的失落感。 《博恩夜夜秀》標榜自己是台灣第一個美式政治時事諷刺秀,目的在於「告訴大家該為甚麼事情生氣」,既然是諷刺秀,想必未來會諷刺許多人,因此製作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