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嚴忠政 〈名門正派〉 名門正派都太難相處 最經典是法海 以為對妖魅就可以使壞 他禮佛,但從來不禮貌 不禮和豸有關的右派 妳說「小心輕放 我寄玻璃和甜梨」 很遺憾 他要聽奔雷震震,看歷史如何收拾自己 所以,他用力 比法海還用力 譬如黑板是最大的木魚 譬如這位學者 總是在端午害怕什麼 ※ 本文摘自《失敗者也愛》,立即前往試讀►►►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