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艾瑪.雷耶斯 親愛的海曼: 今天中午十二點戴高樂將軍離開愛麗榭宮,他唯一帶走的行李,只有一千一百九十四萬三千兩百三十三個法國人對他的一千一百九十四萬三千兩百三十三個否定。 不知怎麼著,新聞在帶給我們的激情仍餘波盪漾之際,也勾起了我對童年的最遙遠回憶。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