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我們兩個英文都不太好,比較可以溝通,」2007年,庫德人許善德(Zanst Othman)與太太家華相識,在網路交友還不算普及的年代,兩人因為都想學習英文,在茫茫網路大海上,相似的差勁程度意外對頻,用Skype一來一往地溝通、熟悉彼此,竟牽起千里姻緣──這場由網路牽線的戀情維繫辛苦,家華曾經歷五次轉機、在敘利亞為簽證苦等一個多月,兩人才在伊拉克的庫德自治區相見。 完整文章
之前講過陶淵明嗜酒與其兒智商的相關推測,雖然我本身並沒特別養生,但實在不勝酒力,只是不知何故親朋故舊常誤以為我好杯中物,近日更幾次得友以日本清酒著名品牌「獺祭」相邀,實感盛情。 話說「獺祭」這款大吟釀其名,據說來自明治維新重要人物──正岡子規的書屋名,但事實上「獺祭書屋主人」這名諱,其典故應當追溯至我們前幾篇曾介紹過的晚唐詩人,以晦澀的無題詩與持正論的詠史詩著名的李商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