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最近葉委員提出高見,應當廢除注音符號改用羅馬拼音,與國際接軌。我們大多知道「注音符號」系統來自於民初的教育改革,不過是近百年的事。更早的古典時期士人標音擬音,大抵用的是從《切韻》到《廣韻》的「反切」系統。即是取兩個字,上字用其聲母,下字用其韻母,切出一個字的擬音來。比方說《廣韻》書中的第一個韻部「東」,就是「德紅切」,換成我們現在就是「ㄉ」加上「ㄨㄥ」。 完整文章
你看得出這段符號是什麼意思嗎: a83gj : 1u0 a832k75045/ 如果覺得有點難,換一個比較常見的: e04 如果你看得出這是「幹」,應該能馬上看出(或測試出)上面那串字就是這篇文章要介紹的書的名字:「碼書:編碼與解碼的戰爭」。「e04」很容易認,因為它甚至是現代網路常用的字串:人們想要低調地表示「幹」的時候,可能就會用「e04」替代。相較之下,「a83gj : 1u0 完整文章
「攵」(音撲)這個部首恐怕認識的人不多了,但它其實是漢字體系裡很重要的組字元件。 一般字典裡收有「攵」部件的字至少上百個,如果收字量全面一點的字典,罕用字加起來甚至會到三百字以上。 如果你看「攵」的形狀長得像注音ㄅㄆㄇ的「ㄆ」,那你還真沒猜錯,注音「ㄆ」正是因「攵」而成立的。當年章太炎在設計注音字母(即注音符號前身)的時候,就是以「攵」的字型和發音來做「ㄆ」的原型。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speedbug 文/何宛芳 簡單的文字,搭配著圖片,三兩下就可以消化一本,然而讀起來輕鬆的繪本,卻常會被認為是專屬於孩子的讀物,甚至,還有不少人對於繪本的存在半信半疑,甚至覺得那是騙錢的玩意!但是,事實真是如此嗎? 曾經在花蓮經營凱風卡瑪兒童書店的陳培瑜,對於繪本有很不同的想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