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尼爾.蓋曼、泰瑞.普萊契 從前從前,尼爾.蓋曼寫了篇短篇的故事,寫著寫著卻不知道該怎麼結尾。他把故事寄給泰瑞.普萊契,泰瑞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可是故事一直在泰瑞心裡發酵,一年後他打電話給尼爾說:「我不知道怎麼收尾,不過我知道接下來怎麼發展。」初稿大概花了兩個月寫完,二稿花了六個月左右。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耗這麼久,不過當中的確包括把笑話解釋給美國出版商聽。 完整文章
這天天氣很好。 天氣每天都很好。自創世以來才剛過了七天,雨都還未創造出來。不過,伊甸園東正濃雲密布,預告了第一場雷雨即將到來,而且規模還不小。 東門天使抬起雙翼,遮住頭,想擋開世上第一陣雨滴。 「抱歉,」他客氣地說:「你剛說什麼來著?」 「我說,那傢伙算是玩完了。」蛇說。 「噢,對啊。」名叫阿茲拉斐爾的天使說。 完整文章
巴黎的塞納河、紐約的哈德遜河、倫敦的泰晤士河⋯⋯城市的歷史總與相伴的河流緊密相關,而班恩.艾倫諾維奇在結合魔法、歷史與警探故事的《倫敦河惡靈騷動》中,塑造了充滿英式幽默、講話酸溜溜的菜鳥員警彼得,在城市與河流的歷史中穿梭,一窺倫敦的前世今生。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