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2019年又來到盡頭,新的一年馬上就要到臨了。雖說「亡國感」(或芒果乾)在網路、媒體、鄉民間反覆播送,但我實在不敢講2020到底算不算又會不會是亡國的一年。不過若要回過頭講我熟悉的六朝時代,我倒是想講一下距離今日整整一千五百年前的西元520這一年。 完整文章
最近幾樁關新聞,諸如南韓的總統醜聞與我島的婚姻平權,背後都有宗教勢力的滲沁。不同宗教自有不同主場,教派也難免有異己之辨,即便我們都知道尊重包容,但事實是歷史上因宗教而迭掀的戰爭、殺伐與動盪從來沒少過。 完整文章
說起來很多鄉民實在不太喜歡過年,屏蔽那些惹人惱怒親戚的噓寒問暖,「什麼時候畢業」、「什麼時候買房╱結婚」之類沒話找話聊,年假除了補眠補到飽、塞車塞到飽之外,實在找不出什麼積極的正能量。 完整文章
網路流傳一個說法,說方文山為周杰倫寫的〈煙花易冷〉這首歌,化用了楊衒之《洛陽伽藍記》裡的故事──有一貴族將領與他戀慕之女子私定終生,然而洛陽遭逢戰亂,女子被發落為尼,最終才在她出家伽藍寺與將領重逢,世情轇葛,情路波折,真堪是物是人非事事休,縱使相逢應不識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