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涂東寧 《易經》中的隨卦,上卦為澤,下卦為雷,又名澤雷隨。 這是任明信最喜歡的卦象。對任而言,「隨是順從運命,卻非任其擺佈。是知其能與不能,明白自身卑微後的釋懷與行動。卦象為澤中有雷,沉靜中有能動,是在休養中累積能量的狀態。」 完整文章
文/涂東寧 ——「小木,你在幹嘛啦!」嘉嘉尖叫道:「吃麵包的時候不可以用啃的,沒禮貌!要撕成小片,用手放進嘴裡。」小木嚇了一跳,以至於不敢動⋯⋯ 化身二馬中原,馮翊綱在台上讀起他的新書《影劇六村有鬼》中的一篇〈扮家家酒〉。 《影劇六村有鬼》的誕生,實是驚喜。 完整文章
文/涂東寧 寧靜緩慢的瀨戶內,召喚旅人們不遠千里前往尋訪。 這裡由於地緣之便,自古便為交通往來的樞紐,內海諸島保有其傳統文化與美麗壯盛的自然景觀。2010年為向世界展現瀨戶內海的魅力,舉辦三年一祭的「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將藝術作品與傳統文化、自然景觀結合,於諸島間展示美術作品及表演藝術、音樂活動,期以成為連接世界的「希望之海」。 完整文章
文/涂東寧 電影的五光十色帶給我們無限想像,但總歸要與個人經驗有所連結,那些光影於我們才真正產生意義,那樣的意義是在生活中的無意識裡堆砌累積的。色彩如何在我們的生活裡創造意義?或者,生活如何賦予色彩意義? 日常經典創辦人黃金樺開場提及Eddie Redmayne在《丹麥女孩》(The Danish Girl, 完整文章
文/涂東寧 電影於我們而言是什麼?是對生活的儀式性感召。那麼生活於我們而言又是什麼?我們如何自光影裡找回與生命的連結?時光之硯站主、影評人張硯拓指出,電影裡的「色彩」運用是個重點。 「色彩在電影的運用,能帶來意在言外、劇情之外,屬於觀感、氣氛的東西。假如一部電影的用色豐富繽紛,看下來也會開心許多。」張硯拓表示。 色彩作為一種電影語言的運用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