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是忠孝西路上現存最古老的建物,卻面臨異地重組的處置

文/凌宗魁 日本時代民間最大財閥三井物產株式會社在臺北的據點,經歷數次搬遷,從淡水河畔的港邊街到城內表町之間,在城市留下了遷移的軌跡。其中,位於北門外的倉庫是該街廓中最早興建的兩層樓磚木構造建築,可能是與業務對象廣通運輸社合建;除了自用,也陸續租借給其他會社。 三井會社能將營業據點設置於鐵道部與臺北…

台北一堆人,但不是台北人?戴寶村、邱翊談「消失的台北城與留下來的痕跡」

夢田文創和玉山社出版社共同企劃的「島上生活」系列講座進入第二講,邀請到台灣史教授戴寶村,以及「台北城市散步」執行長邱翊,就「消失的台北城與留下來的痕跡」展開對談。許多人住在台北,自稱台北人,但是對台北的歷史卻一知半解,曾策劃《小的台灣史》等書的戴寶村長期關注小人物的歷史,對台北城的歷史有獨到研究,而…

黑色的淡水河──陳芳明讀平路《黑水》

文/陳芳明(政治大學講座教授) 平路擅長寫新聞小說,往往在尋常的報導中,可以讀出豐富的訊息。她的新作《黑水》,再次展現她擅長的後設技巧,把轟動社會的媽媽嘴咖啡店的兇殺案,演繹鋪陳出來。小說不盡然都是在寫新聞事件,那只是故事的一個酵母而已。平路所要顯現的是,許多看不見的情慾流動與權力干涉,總是以糾纏形…

在法庭上,佳珍說自己只是慌了,這麼冷血的女人也會慌張?

文/平路 存摺、來往明細,銀行職員的供詞,法庭上的拉鋸戰繞著一些細瑣的環節。 「是否有證據能力?」法官問道。 針對每一項提出的物證,法官重複同樣的問題。 法庭上攻防非常清楚,被害人家屬的代理律師認為,為了錢,以殘忍的手法殺死兩個人,叫做「見財起意」。最明顯的證據是,佳珍穿洪太外套去銀行開保險箱,代表…

【黃子欽的設計嘴,泡】多生猛的破爛!──與藝術家陳淑強對談(一)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侯俊偉;作品提供/陳淑強 我在快退伍的那個人生階段裡認識「阿強」,陳淑強。那時我在台北仁愛路空軍總部服役,他在師大夜市搞了一家「MINI 工房」,朋友說可以去那裡寄賣手工卡片,就這麼認識的。 阿強跟吳中煒是國中同學,吳中煒跟蘇菁菁一起開了甜蜜蜜咖啡廳,阿強等人去做…

多認識自己居住的城市,才會更認識自己──專訪邱翊及「台北城市散步」

文/犁客 「這裡其實就是我成長的地方,」邱翊指著門外,「小時候我們都在騎樓玩。」 往外一看,午后的風剛過,落葉微動。 邱翊用手比劃的「這裡」,是「台北城市散步」的辦公空間,室內沒有一般公司行號常見的辦公系統家具,同事們在古樸桌上面對面坐著,使用筆記型電腦辦公,桌上放著延長線、雜誌、茶杯,還有零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