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時,在報社擔任記者,時間是寫作無情的敵人。 截稿時段趕稿的壓力,雖然訓練出俐落的新聞寫作節奏,但年歲增長,益發覺得後遺症不小。 後遺症的源頭,是養成受截稿期制約的慣性,「以結束為開始」來趕稿,不到最後截稿日兵臨城下,總提不起勁認真以對。 完整文章
寫作的感情含量,是一道長長的光譜,從一端的詩歌、散文,到另一端的新聞、文書記錄,寫作者投注其中的情感可以從洋溢氾濫,到冷靜淡漠;甚至在同一類文體中,更會因寫作者的風格殊異,而感情的濃淡有別。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