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個編輯人,我總是警覺:每個寫作都有個他者。 作為一位閱讀者,我總是深信:每個閱讀都有個自己。 「寫作有個自己」,這太理所當然了,甚至是一種本能──我們叨叨絮絮、反反覆覆談的,無非都是自己的所見所感所思;但作為一種企圖發揮溝通與傳播功能的公共寫作,「每個寫作都有個他者」,則是我們必須隨時警醒的。 完整文章
一則組織人事公告,引起我的注意──一家報社新設了「即時新聞群組」。當然,即時新聞不是新鮮事,自2000年「明日報」打出「每小時更新」的口號之後,這幾年隨著網路技術進化、手機載具的普及,即時新聞一波波襲來,早已淹沒閱讀者的知覺感官。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