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攝影/徐銘志 木工,這幾年在臺灣成為熱門嗜好。無論是大件作品,如椅子、桌子,還是小到餐桌上日常的湯匙、叉子、點心盤,都有人默默地把時光花在反覆琢磨一件件鍾愛的作品上,再帶著這些吐露著自然韻味的物件回到生活裡。 木工、木器,有多美好?被譽為日本「木器開拓者」的木工作家三谷龍二最知道。日前來臺辦展的他提到,既實用又兼具美感的木器,才能為生活注入養分。 完整文章
真想握著湯匙睡著。筷子經常拿來戳食物,以點破面,太尖銳了。還是湯匙好,有曲面,有底,有隔,像手掬著,能為你用掌心摀暖的,都適合掏心掏肺吧,木匙邊潤,瓷匙易聚暖,鐵匙什麼都能受,這個世界,需要一隻可靠的匙來盛著。我的一天像是水平面,只要一點表面張力的潰裂就能讓一切陷落起波濤,笑還是叫,一句話、一個動作,乃至清晨一點陽光,這些大概就一支湯匙的容量便能搞定。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