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問我,重慶南路書街沒落,有快要消失之慮,我的感覺。會不會懷念?會;會不會期盼風華再現?會;若就此消沈?會不會難過?答案是不會;期待政府出手相救?不。 懷舊不等於守舊。與對待過去任何風光事物一樣,會懷念,會發思古幽情,但沒有重溫舊夢的意思。重慶南路書街如此,隨環境變動而走入歷史的舊時光,都是相見不如懷念。 完整文章
好幾次,想起一位高中同學。高三下學期,他轉學過來,個子高高壯壯的,滿頭黑白相間的捲髮。他坐我前座。特別的是他是降轉過來的,為什麼說降轉?他從師大附中,轉來我們建中夜間部,依聯考分發標準,是從第二志願貶謫到第四志願。他說,夜校上課時間短,比較多讀書時間。顯然他不想上課,想要白天在家自習衝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