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港人,都叫她「三百A」

該如何說她? 常看到她,二十幾歲左右,白白淨淨,背微駝的纖細身軀,揹個小背包,入夜後像鄰家女孩般,踽踽獨行於偌大港區。 夜晚,三個窮極無聊的爸爸桑,又溜班在素珠自助餐店裡飲酒鬼混。 我問阿壽:「常看到她,這麼晚了,獨自一個女生,不怕被強去喔。」 他露出詭異笑容不語。 一旁的 Jeff 喝了口酒,哈哈…

【評書青鳥】全村一起搞出來的搖滾祭!《蚵子寮漁村紀事》紀錄片

文/史比野塔 港口邊的沙灘上矗立一艘漁船,來自全台各地的樂團以它為背景開唱,台下上千名聽眾隨著音樂擺動。從白天唱到黑夜,堪稱最海味、在地的音樂祭,這是2014年第二屆蚵寮漁村小搖滾的光景。 時間往回推兩年,當時在台北工作的蚵寮人曾芷玲,因緣際會再次回到生養她的故鄉,意識到農村偏鄉所遭遇的認同感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