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艾瑞克.卡普蘭;譯/吳妍儀 在我們對理論邏輯的討論中,我論證過,對於某些我們在乎的事情,我們的心靈基本上是在自我對抗,而邏輯並沒有解決這個問題。邏輯只是把問題形式化而已。當我們靠知性闡述一個問題的時候,我們失去很多來自非知性功能、有潛在幫助的資訊:也就是來自我們的身體、想像力與情緒的資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