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揚沸沸的話題,聚焦於新竹某高中校慶的變裝遊行──某班全體同學扮裝成了納粹黨衛軍,而導師扮成狂人希特勒坐進(瓦楞紙製作的)虎式戰車裡,司儀還朗誦「快向元首敬禮」之類的旁白,引發國內外矚目。這事衍生的道歉辭職刪補助款,以及教育現場的無知無感或盲目等論題,評論已經層疊浩繁,我比較疑惑在於同學爾後的回應,提到他們試圖以諷刺的方式,表現出對此段歷史的譴責。 完整文章
說起晚唐詩歌流派,最值得一提的大概就是有「小李杜」之稱李商隱與杜牧,前一篇我們介紹過杜牧後設又充滿慧黠的詠史詩,以私我之小歷史向冰冷大歷史詰問。而說到李商隱,大家印象最深刻大概他的那些個〈無題〉詩,什麼莊生曉夢迷蝴蝶的,聽起來都色色的,不,我是說多情善感,但認真解讀起來卻又迷濛晦澀,不知所謂。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