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詒和:過去,咱們這兒總喊「解放全人類」,卻殘酷地踐踏身邊的人。然而,往事並不如煙…

文/章詒和 這本書是我對往事的片段回憶,但它不是回憶錄。 在中國和從前的蘇聯,最珍貴和最難得的個人活動,便是回憶。因為它是比日記或寫信更加穩妥的保存社會真實的辦法。許多人受到侵害和驚嚇,銷毀了所有屬於私人的文字紀錄,隨之也抹去了對往事的真切記憶。 此後,公眾凡是應該做為記憶的內容,都由每天的報紙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