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對自己常常很有信心──我們深知自己心靈內裡的小奸小惡,所以相信在某些情況下,我們會因為覺得事不關己、必須遵從命令,或者得要設法保命等等理由,將那些小奸小惡理所當然地表現出來,就算傷害別人也蠻不在乎。 雖然我們對這樣的自己很有信心,但卻有許多實證顯示,在那些我們認為會催化人性當中的惡念、堂而皇之表現出來的時機和場合,人類的作為並非如此。 完整文章
人與人的聯繫更方便(有誰還記得要走幾條街才找得到公共電話的感覺?)、資訊連通更快速,然後我們都會發現,「別人」雖然好找,但也變得更不可理喻了──明明「他們」也看得到和我們一樣的資訊,但怎麼會相信那些蠢內容?「他們」不會覺得不合邏輯嗎?「他們」不會在轉傳之前多找一下其他資料嗎?「他們」問這些問題不會覺得自己沒腦子嗎? 可怕的是,相同的感觸相同的評價,也適用於他們眼中的「我們」。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你一定聽過這類傳聞。甚至會有親朋好友信誓旦旦地告訴你:那不是傳聞,是真的。 例如政府的網軍同時用一堆手機發訊操縱網路輿論帶風向,例如疫苗採購東卡西卡是因為政界高層買了特定股票,例如某些國家送我們的疫苗都是有問題他們不要才扔過來的,例如某種疫苗打了會讓你變成萬磁王。 完整文章
臉書上分享資訊太便利了,在快節奏的時代,有誰沒誤傳過假消息? 我不敢說完全沒有。分享文章的內容被質疑,除了價值觀或意識形態不符合刻意討戰的之外,的確也可能是偶爾百密一疏地分享了不嚴謹的訊息,儘管已經儘量小心了,以免有人恨不得捉著這種小把柄,大作文章指責我,從不適任大學教師罵到連拿博士學位都是對母校的羞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