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舉手】注視藝伎,也就看見了那時的日本:《伊豆的舞孃》

文/白佳宜 日本人追求「物哀」(ものあわれ)的精神,認為遙遠不可及的精神意象帶來無法觸及的悲哀,在《伊豆的舞孃》中許多呈現──主角對年輕舞孃的遐想和想接近她的慾望,有時凝神傾聽舞孃的太鼓聲,繃緊神經希望太鼓聲不要消失,否則他內心的光明也將隨聲音消失而黯淡,在下棋時恍恍惚惚想著舞孃是否遭到玷汙⋯⋯這樣…

唯美至上的平安朝

文/大西克禮(Yoshinori Ohnishi);譯/王向遠 與其說平安朝當時的文學、音樂、舞蹈、繪畫、雕刻等藝術形式透過藝術家之手取得了偉大的發展成就,不如說各種藝術形式都滲透滋潤了當時貴族的日常生活,成了美化生活的手段。 「哀」能夠成為一種特殊的美的範疇,主要是有什麼樣的歷史背景基礎呢?這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