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維菁 在週刊上班的可兒告訴我一段往事,隔壁組的女同事做個專題,必須採訪醫師意見,可是週刊形象不好,沒什麼醫生願意受訪。那女同事託了關係,終於訪問到一位大醫院裡頗為有名的年輕醫生,對方見到面又發現來的是位漂亮女記者,很認真地解說,終於讓她好好地交出專題,那女生感激萬分。 完整文章
十五年前的一個下午,黎智英發下一張署名(Jimmy Lai)的講義,用他略帶喜感的港式國語,幫我們上了一堂編輯課。 話雖如此,不過現在看著這張發黃的A4紙,我卻怎麼也想不起來,那天他到底說了什麼,以及其它相關的細節。 我是習慣隨手記筆記的人,紙張上卻沒有任何摘記,我想,黎智英應該只是發下來給我們參考吧,或許也簡單地說明了三兩句。 完整文章
上周提到:「我們現在只懂得看眼前的收視率,追逐下一分、下一秒的點擊,只知道官能的刺激可以帶來收益,卻不懂得在深沉的人性裡,埋藏的才是巨大的回報。」 似乎話說得太簡略了,我得補充一下。 現在大家貶抑八卦報最常用的說詞,就是「只會用裸體加屍體來吸引眼球」。這其實是對八卦報的無知。如果認真觀察蘋果頭版,你會發現許多出乎意料的頭條,脫離裸體加屍體的公式,例如「背母求醫的孝子」。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