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原刊載於新頭殼,已獲作者授權轉載 「真相是沒有寫出來的部分。因此,歷史永遠是一本失傳的典籍。」 這是平路《禁書啟示錄》裡對「真相」與「歷史」所做出的定義。拜網路之賜,年輕鄉民只要敲幾下鍵盤,孤狗大神就能上通專家整理的維基百科,下達十方大德奉上的懶人包,成了年輕鄉民認識歷史的利器。 完整文章
文/阿潑 「真可惜我不會寫小說。」一次,我對朋友感嘆自己缺乏虛構的能力,朋友卻回:「現在報導的事都太荒謬了,寫起來都跟小說差不多了。」也曾有作家笑言:何須分出「非虛構」這等文類?台灣大多小說都有真實對應之人事的。 完整文章
文/小野(作家) 原刊載於小野Facebook,已獲授權轉載 我一直很喜歡平路的小說,從最早的《玉米田之死》,到《行道天涯》等。她看待事情往往有一種極犀利的角度,夾雜著對深層的文化傳統及正在發展中的社會現象,全都藏在一個好看的故事後面。 剛剛才在工作室拿到平路寄給我的最新作品《黑水》,迫不及待地看了起來,果然又是一本非常好看的書。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