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心怡 「後來我真的失業了,我走去電台賣藥,後來被人檢舉,我就改去夜市喊賣,我賣很多東西,我賣玩具、我賣文具、我賣鍋具、我賣陽⋯⋯傘,生活這麼艱苦,什麼死人骨頭都要賣⋯⋯像我們這款人,和來來去去的歌星沒得比。所以歌廳秀的結束,就是我的結束。」 ──《再見歌廳秀》,斗哥告白。 採訪完洪都拉斯後,回頭看這段獨白,我發覺講的不只是劇中人物斗哥的心情,對照真實人生的洪都拉斯,也有幾分相似。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採訪李運慶之前,有點焦慮。 google了他的資料,前幾頁都是緋聞;雖然維基百科上洋洋灑灑列了一長串入行十多年的作品,橫跨電視、電影、MV、主持、廣告,但得老實說,我找不到切入點;第一次演出舞台劇《明晚,空中見》,雖然是女主角的情人,偏偏這是母女兩人為主的劇,他戲份也不多。怎麼辦?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