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亦絢 《冬將軍來的夏天》最美的地方,是作者不致力於「深入」──避免深入的意思,絕非不深刻,因為人類對事物或其他人類的理解,是存在「見微知著」的那種能力,小說家的能耐,有點像丟出能不斷起漣漪的小石子 ◎張亦絢(以下簡稱張)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