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雖然沒什麼信心,但她仍準備了幾個禮拜,然後開始在電腦鍵盤上頭敲下文字;看見自己腦中的幻想開始凝成螢幕上的句子,感覺十分奇妙。第一回的連載進度沒遇上什麼麻煩地如期寫完,第二回也一樣;她漸漸覺得,自己似乎真的能寫小說。 可惜小說的標題太普通了點。下次要想個更吸引人的名字才行。還有下次咧;她在心裡輕笑,但隱隱覺得這不是妄想。 她的小說,叫做〈我們和他們〉。 ※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