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想發揮自己的理科知識寫小說,而付諸實行的成果便是《偵探伽利略》。書中的科學知識……(中略)……理論上是可能的,但是否可行並未經過驗證。這是當然的,要驗證就得殺人了。」 ──東野圭吾(摘錄自《大概是最後的招呼》) 在談論推理小說的各種場合,或是當朋友知道我嗜讀推理小說時,最常被問到的問題是:「『推理』這個詞有個『理』字,喜愛的人是不是理科背景的比文科多得多?」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