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費曼:經過偽裝的笨蛋,讓我覺得很生氣

文/理查.費曼;譯/吳程遠 一九五○年代初期,我曾經短暫的害過一種中年人的通病:我到處做關於科學哲學的演講,講題像是科學如何滿足人類的好奇心、它如何提供你新的世界觀、賦予人類很多機會及力量等等。可是問題是,看看那時剛出爐不久的原子彈,大家就應該想想,讓人類具備這麼多的力量,到底是件好事還是壞事?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