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被父母遺忘的孩子,卻帶著父母重新尋回快樂

文/李偉文 我們都知道報復無濟於事,就像莎士比亞說:「我寬恕所有人,儘管人們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我仍然和他們和好,我絕不用黑色的怨恨來建造我的墳墓。」我們也了解,只有寬恕能讓自己內心平靜。但是說起來容易要做到很難,假如別人深深傷害了我們,或者毀掉了我們最寶貴的心愛事物時,要原諒就真的很不容易。 要說道…

這是15年來,我翻譯過最簡單的一本書,也是15年來,我翻譯過最困難的一本書

文/卓妙容 我習慣在就寢前預習下一本工作書,閱讀半小時,關燈睡覺。拿起《被遺忘的孩子》時,我也是這麼打算的。 第一章就很緊張刺激,小一新生和老師在衣櫃裡躲避闖入學校的槍手。小男孩自述的安排成功淡化了若以大人為主角必定無法擺脫的沉重感。我一頁一頁往後唸,停不下來。作者擅長描繪畫面,文字直白但情緒飽滿。…

家庭是避風港,但遭逢重大傷害時,家庭也最容易瓦解

文/李金蓮 拜讀《被遺忘的孩子》接近尾聲的時候,媒體報導傳來美國德州聖塔菲高中發生了槍擊事故──這是2018年美國校園第22起,還不包括臺灣藝人之子離譜的玩笑。新聞報導讓閱聽大眾獲知世界發生了什麼事情、以及背後值得省思的問題(槍枝氾濫、校園犯罪等),卻未必能夠提供局外人理解與感同身受。但,文學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