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到了一個年紀,」吳念真說,「閱讀真的變成非常非常非常簡單的一件事。」 吳念真拍廣告、演舞臺劇、當導演當編劇,大家幾乎都忘了,他剛退伍、白天工作晚上唸大學夜間部的那段時間裡,連得了三年「聯合報小說獎」──初入藝文界時,現今人稱「吳導」的吳念真,身分是「作家」,「閱讀」是他從小開始就有的興趣。 完整文章
我常想自己能化解許多心靈的傷痛,都由於文字的傾訴和繪畫的抒發。雖然都有些淡淡的感傷,感傷最終帶來的,是對人生的領悟與豁達。不負我心,不負我生。不瘋魔,不成活。 他的人生,苦中帶甜,笑中帶淚,更帶智慧。人生本是艱難,但幽默面對。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