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白之衡 「在托爾金(Tolkien)的作品中,幾乎完全沒有女性存在,只有兩個吧,如果把蜘蛛算進去那就是三個,我就有算進去。」瑪格麗特‧愛特伍(Margaret Atwood)這麼說,而這是她日前在與《繼承三部曲》(The Inheritance Trilogy)新生代奇幻小說作家潔米欣(N.K. Jemisin)對談中,意外引發爆笑與討論的一段話……。 美國時間 11 月 7 日和 完整文章
編譯/陳松筠 從奧斯陸峽灣的一個火車站出發,一群人隨著加拿大女作家瑪格麗特⋅愛特伍(Magraret Artwood)緩緩步行至北邊一座種滿雲杉樹幼苗的森林,見證「未來圖書館」計畫的首次交稿儀式。站在森林裡,愛特伍拿出了她最新的作品《草寫月》(Scribbler Moon,暫譯),親手將文稿交給「未來圖書館」的計劃發起人,蘇格蘭概念藝術家派特森(Katie Paterson)。 In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