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假一下子就結束了。往年農曆連假前後會有國際書展,無論網路還是實體都一起熱鬧,今年狀況比較不一樣,但老實講,書展比較偏向一個「感受被書包圍」(或被直銷業務包圍)、參加作者各種公開活動(尤其有機會看到平常不大有機會見到本尊的外國作者)、聽講座和人擠人的場合,真要回到「閱讀」本身,還是個獨自進行的活動。 不過,閱讀也可以成為某種遊戲似的破關活動。 完整文章
文/侯力元 關於流彈,其實像流言或者反過來,一張嘴無的放矢毫不思索真假對錯,看到黑影就開槍。不知道是誰開始的,他們說,Margarita 這支與前英首相同名的雲白色經典款調酒,其實是紀念一位狩獵場上被流彈射死的女性,「洛杉磯某間酒吧」裡的知名調酒師是她的男友,因為太想念她了,只好用淚水,以及象徵性的鹽花在杯口遙奠逝去多年的無緣的人。 完整文章
文/楊念穎 《茶花女遺事》自傳成分濃 1842年,18歲的小仲馬認識了巴黎名交際花瑪麗,兩人迅速墜入愛河,但礙於雙方身世背景與價值觀的落差,終究黯然分手,小仲馬並寫了一封絕交信,彼此再無聯絡。後來瑪麗染上肺結核病逝,聽聞此消息的小仲馬懊悔難耐,遂將這段銘心之戀,寫成小說《茶花女遺事》,他在結尾時這麼說:「這篇故事唯一可取之處,就是它的真實性。」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