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何宛芳 「我在三十歲出頭時還是單身,已經擁有自己的事業,但我卻也記得那時候的壓力:如果想要走傳統的路,想要結婚生子、建立自己的家庭,那我就只剩下十年的時間。我感覺到時間的門即將關上,那是很大的壓力。」 接連寫了兩本小說《生命清單》、《原諒石》的羅莉.奈爾森.史皮曼(Lori Nelson Spielman),憶起自己的三十過往,語氣還是透著沈重。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