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益仁 二○一○年夏天,我受邀參加第二屆澳洲荒野律法與地土法理學國際會議。在主題演說時,同行的友人,知名的澳洲人類學者黛博拉.羅斯(Deborah Bird Rose)在我身旁輕輕告訴我,應該找機會認識一下這位主題演說者,約翰.席德(John Seed)。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