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阿潑(文字工作者)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多年前,當我收到人類研究所入學通知時,一個理工專業的朋友對我說:「我們可以去看你挖恐龍嗎?」 我竟不知如何回答。試想他的思路可能是這樣的:人類學=考古=尋找恐龍遺跡。 這當然是錯誤推論。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