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和旅行,都是我拉開距離的方式。」專訪《這裡的電亮那裡的光》作者田品回

文/愛麗絲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符號與意義對上的時刻,」憶及寫作的起點,田品回想自己還不識字時,隨手在紙上畫了兩個正方形,阿公一看,驚訝地告訴她那正是「回」字。童年初識文字承載意義,田品回一直都斷斷續續書寫著,只是在出版詩集《這裡的電亮那裡的光》前,她不曾如此認真看待自己的寫作。 「我當時讀商管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