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津安二郎告訴我,生活就是電影本身

文/李志銘 流水日常的百無聊賴,瑣碎平凡的鍋碗瓢盆、漱洗穿衣,想當年猶尚不識小津的歲月裡,曾經竊以為這就是生活;直到小津告訴我,生活就是電影本身。 黑白分明的古典影像,招牌的低角度攝影(摹擬日本人跪坐在榻榻米上的視線高度),沒有濃重筆墨,敘事節奏舒緩、出奇地平淡質樸,卻自有一股震懾人心的力量。在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