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欣 我小時候,非常喜歡三毛。 十一、二歲時,家人不准我讀閒書,我硬是從每天的餐費裡一點一點存出了整套三毛全集。我還喜歡去我家附近一座蕭條軍工廠裡的環形安防天橋上讀三毛的書,那裡多年無人巡邏,高高地架在大院之上。攀爬上去,坐在橋緣閱讀,任由雙腿在半空之中晃蕩。絕對寂靜的環境,配合三毛的文字,會有極強的畫面感。彷彿頭頂就是撒哈拉的藍天,半空下的廠房就是阿雍小鎮。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