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威言(城市山人) 我們的登山文化一直以來都有著小眾的特色,一個原因是戰後受嚴格管制的山地使得人民親近不易,另一個原因是早年交通、裝備、資訊上面的限制。然而,小眾的優勢就在於社團成員關係緊密、向心力高,且大家皆分享同樣的興趣,對於登山安全來說最為關鍵的教育即可用師徒制的方式傳承下去,甚至在此之外拓展文教活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