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廣仲曾經說過,吃早餐是一件很嘻哈的事,依此類推,在辯論會結束時間還沒用完之前,清唱個〈愛江山更愛美人〉也是很嘻哈的事。但鄉民們可能不知道,這種在一長串辭後鋪排之後繫詩或繫歌作為收束,並且以清唱作為結尾的格式,在先秦以降的辭賦裡很流行,且被認為是合於禮教、寓於諷諫、猶如蜂蜜檸檬般適用的黃金體制。 完整文章
上次介紹了古典時期第一個專業辭賦家宋玉,還有他的那篇看似搞笑惡戲,實則諄諄諷諫的〈登徒子好色賦〉,到底宋玉和登徒子誰比較好色,這可能得去問八卦版,然較之此篇,宋玉另外兩篇連作〈高唐賦〉與〈神女賦〉,才真正為其代表作,我們爾後的許多成語,包括言小最喜歡講的「巫山雲雨」典故,即是由這兩篇賦申衍而出。 完整文章
其實辭賦一直是古典文學裡很重要的文類,雖然這體類可以上溯到《詩經》,但更多時候賦其實是拿來當成遊戲的題材,像射燈謎或繞口令那一類。且漢代之後賦的寫作者即便有限,但它很容易與當時流行的文類結合,因此六朝駢文風行時有了駢賦,唐朝格律詩流行就有了律賦,宋朝古文復興於是有散賦……有沒有一種明天早自習國文要小考的港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