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盧駿逸 我是一個實驗教育的教育工作者,同時也是一個寫作者,因此,在面對孩子的寫作和閱讀時,總是有多一份關切。 在閱讀教育裡,大多數人關切的無非是小孩的閱讀能力與興致。而我面對的小孩們,有小學四年級完全不讀「有很多字的書」、整天只看YouTube的,也有小學五年級就有興致去挑戰《百年追求》的,他們無論在興致或能力上,都有明顯的不同。是什麼造成這樣的差異? 完整文章
文/石芳瑜 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地區的居民,會在一年一度的世界閱讀日互贈書本與玫瑰;臺灣的六家獨立書店店長,也在今年的世界閱讀日準備了書單。他/她們為誰選了哪些書?為了什麼原因選那些書?倘若有另一個人看見他/她們的書單,認得出來這是誰選的嗎?以下就是他/她們選的書,以及某些拿到書單的人,對於選書人身分的猜測…… 永樂座選書 給情人: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完整文章
文/胡慧玲 我和唐香燕,以前只是點頭之交。三年前吧,紐約友人傳來一篇香燕追憶唐文標的文章──網路時代真奇妙,我們住同一個城市,卻透過太平洋和北美洲來回輾轉引介──三十年多前的往事、人物,那些側聞的,只有輪廓的,在她的筆下,鮮活靈動來到眼前。情真意切,文字乾淨、準確、節制、優美。從那一刻起,我成了唐香燕的讀迷。 完整文章
一、每回過年我都一定要那個!(哪個?) 一向怕過年,怕一堆飯局、應酬、人際交往。過年必做的事就是一直祈禱,祈禱時間趕快走,把春節趕走。 二、看馬趕羊(回顧和前瞻是不會講喔?) 馬年:台灣風起雲湧的一年,人跟著震盪,卻更堅定了一些想法與信念,而錢愈賺愈少,這也沒辦法啊。 羊年:靈感突發,精神突起,身心激突編寫出好幾本書,突然有好心出版社邀稿出書。 三、清一色對對福!(是對聯不是麻將唷~) 完整文章